Leonee

突然发病,想起过去的周记写小说而心痒难耐。

反正没人看,自娱自乐。


第一章

如果非要来个什么形容沈夏安和那个谁初遇的话,绝对不是一见钟情然后天雷勾地火之类的,而是“哎呀呀,不小心阴沟里翻了船”。


 尤其在沈夏安被人按在墙上不得动弹的时候,那种意味更为强烈——并不那么平整的墙壁硌着他的背,见鬼的些微疼痛提醒他怕疼的事实。他皱着眉看着桎梏住他的那个男人——苏九,及肩的头发,七三分的刘海,微微上挑的狐狸眼,还有以现代眼光来看尤为不错的脸型——结论,一只颜值不错的狐狸,虽然就目前这个情况来看更他妈的像头狼。


他暗暗地在心里鉴(吐)定(槽)完毕后,扯出一抹讨好的笑,挑眉道:“重新道歉一下,刚才不小心把你的人弄死了真的是非常抱歉,不如您先冷静冷静,好商量一下赔偿款项之类的?”,同时左手死命地想把对方按住他的手给拽下来,可惜然并卵。


“还不错,长了一张对于男性而言漂亮得过分的脸。”对方的手略微挑起沈夏安的下巴,微眯着眼睛笑意盈盈地评头论足。尽管触碰到的手虽然很暖,但给沈夏安骨子里带来一阵寒意,大概是来自本能的自我保护机制下发出的警告。不过他向来不习惯自乱阵脚,所以也保持着一张完美的笑脸:“Excuse me? ”


苏九放开桎梏他的手,盯着沈夏安,眼睛从脸流连到精致的锁骨,然后是宽肩窄腰长腿,轻笑着开口道:“赔偿款项除了你之外,我都不需要”,并在沈夏安揉着胳膊时,拒绝和他说话并向他扔一条狗前,悠悠然用几句话堵死了他,“你弄死的那个人可是我特地找来,扮演我情人而替我把婚事给推掉的人。更何况我知道你的底细。”


沈夏安看着面前笑的像一朵花的人,按捺住了想要弄死他的冲动——他才不承认是被对方知道的太多而威胁到,只不过是因为合时宜地审时度势而已。好歹对方是稳当当的道上数一数二组织里的太子爷,哪怕偶尔会有几个老狐狸逼他娶亲来攘外安内或者借机更上一层楼什么的,也比起自己在沈家里面内忧外患不断的状况,赢面要大的多。


当断则断是沈夏安一贯的风格,于是接受了事实的他秉着礼节,主动伸出手来,“合作愉快。”


苏九近乎迷恋地注视着对方那如鸽子血红宝石班的眼,尽管里面找不到分毫笑意,对于将了一军的胜利感到奇异的愉悦,忽然间很庆幸这个心血来潮的决定,“合作愉快。”,他也伸出手。也许之后的日子会变得有趣许多,他不负责任地想着,心情很好地勾了勾唇。


看到苏九勾唇,沈夏安不确定自己是不是被自己卖了个彻底,不过被卖掉又不是不能逃——他可没什么做亏本生意的美德,同样不负责任地想着,不知不觉思维渐渐发散到了一句别人对他说过的玩笑话,“劫色千人,终遇反劫。”


不幸一语成谶。


【补充说明】

背景设定类似于《魔法禁书目录》里面的学园都市,能力沿用学园都市和《秘境之匣》里的设定,毕竟不是以科幻等为主,最主要的是谈情说爱(滚)和自嗨。


评论

热度(4)